【特派員王清河/台中報導】

長大以後,不管大家多麼幸福快樂,在抽象的意義上,我們都曾是『受傷』的孩子。中國醫藥大學駐校作家平路感性的說,沒關係,自己跟自己,透過文學的形式,讓你可以自動的跟自己講沒關係的時候,自然有一種清洗的力量,讓你會變的更勇敢;因此,德國作家容格(C. G. Jung)說:「只有受過傷的醫生才會療傷。」

文學;讓人看到的是幸福。知名作家平路心有所感的說,大家可能不知道自己的爸爸媽媽喜歡什麼顏色、眼睛是什麼形狀,有沒有雙眼皮,眼角有幾個皺摺、上面有沒有小小的斑點。其實,『關心』可以從這些細節裡去體會家人的心情。

一 隻貓咪怎麼樣過一個牆角,那是一個觀察的興趣,能增加生活的趣味,也是訓練自己的眼睛看到細節;曾任香港光華新聞文化中心主任、《中國時報》主筆、《中時 晚報》副刊主編的平路體悟,文學的素養或訓練能讓我們自動會看到很多有趣的地方,不管是開心的、不開心的,它是一個滋潤的力量。

關心醫學 人文教育的平路受邀在中國醫藥大學【博雅經典講座】以《文學的慰藉》為題發表演講時,她以繪圖和照片引領知識青年思考閱讀的樂趣。平路說,文學猶如想像力 的翅膀,它可以理解自己、理解身邊的人、理解你的病人、理解所有的人,最終,會回報到自己身上,就是內在滿足感!

「我相信醫學跟文學有一種特別的關係;」平路說,醫藥大學的同學將來會從事醫藥方面的專業,在工作之外,最能夠支撐各位將來一生中遇到各種事情的時候最大的共鳴,我相信、我也深信各位已經發現或將會發現最大的支撐力量會是~藝術的素養。

我在課堂上,會請同學畫畫看自己父親或母親的眼睛,就是憑記憶看看爸爸的眼睛是什麼形狀,有沒有雙眼皮,眼角有幾個皺摺、上面有沒有小小的班點,因為眼睛是靈魂之窗,透出太多的秘密,可惜結果都一樣,平常我們都太粗心了或是太忙而忘記了細節。

平路興緻盎然的說,文學的素養或訓練讓我們自動會看到很多有趣的地方、很多有意思的地方。

平路提醒醫學生,永遠記得你一定要有這樣纖細的呵護,在一撇之間、很短的接觸,才能夠懂得病人的需要。這一點,不管是日常生活跟家人相處,或是心愛的對象與知心的朋友,最重要的是,你要保持敏感度,要知道他想什麼,才會是一個好的朋友、好情侶。

在 立夫教學大樓國際會議廳舉行【博雅經典講座】由藝術中心主任蔡順美主持,黃榮村校長到場鼓勵學生多元發展,他說,醫學教育充滿了可能性,在藝文界表現亮眼 的羅大佑是醫學院畢業校友,中醫系畢業校友廖瑩怡是國際上知名的服裝設計師,獲得米蘭時尚大獎,今年畢業典禮邀請她來演講,這是顛覆傳統的,很期待學校能 出一個作家。


分頁: 476/476 第一頁 上頁 471 472 473 474 475 476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