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活動
【特派員王清河/台中市報導】
日前國立中央大學特將鹿林天文台所發現的第207655號小行星命名為「科博館」"Kerboguan",將第185364號小行星命名為「孫維新」"Sunweihsin",已經由國際天文學聯合會(IAU)通過,在今年518日天文年會的這天,也恰是2019年的「國際博物館日」,科博館與中央大學共同舉辦小行星命名儀式,見證臺灣科學教育與科普推廣歷史性的一刻!科博館當天以國際博物館協會(ICOM)所提出的主題:「博物館作為文化樞紐:傳統的未來」作為推廣主題,辦理「自然探索」、「文化體驗」,及「天文蒐秘」、「天文觀測」等活動,下午2時孫維新館長在科博館多用途劇場親自上陣,接續「小行星」的話題作一場專題演講,主題是「小行星的前世今生 - 心理上的威脅,實質上的財富?」
「科博館」小行星在518日這天剛好運行到雙子座,「孫維新」小行星則來到了巨蟹座,兩者一同在夜空中閃耀天際,別具意義!中央大學表示,「科博館」小行星為2007725日鹿林天文台林啟生及加州理工學院葉泉志博士所發現,大小約在1-3公里之間。科博館小行星繞行太陽一圈3.45年(軌道週期),離太陽最近時(近日點)為2.7億公里,最遠時(遠日點)為4.1億公里。「孫維新」小行星為20061112日鹿林天文台林宏欽及葉泉志博士所發現,大小約在1-3公里之間。繞行太陽一圈3.76年,離太陽最近時為3.1億公里,最遠時為4.2億公里。
小行星是目前各類天體中唯一可以由發現者進行命名並得到世界公認的天體。觀測者發現小行星後,需先通報國際小行星中心(Minor Planet CenterMPC),經初步確認後,MPC會按發現時的年份與順序配予暫時編號。當該小行星至少4次在回歸中被觀測到,軌道又可以精確測定時,它就會得到一個永久編號。一旦取得永久編號,發現者便擁有該小行星的命名權。但因提出的名稱必須經過國際天文學聯合會(IAU)的小天體命名委員會(CSBN)審查通過並公告生效,所以從發現到命名確認往往需時數年。臺灣過去曾有以「陳樹菊」、「雲門」等命名,這回首次以臺灣的博物館命名,尤其剛好在「國際博物館日」發表,別具意義!
科博館是臺灣首座及最大的自然科學博物館。自1986年開館以來,每年參觀人數超過300萬人次,迄今已近1億人次。科博館是行政院於民國66年公布的國家12項建設的文化建設計畫中,三座科學博物館其中最先落成的一座,是臺灣主要的自然科學教育基地之一。而孫維新館長則是一位以科學教育聞名的天文學者,除了教學研究工作之外,他擅長以多元創意、趣味活潑的方式推動科普教育,孫館長累積了許多科學教育和科普活動的經驗,在科博館的良好基礎上,引入先進的展教科技,創造精彩特展,還以舞台劇和國際學遊的方式推動科普教育,亦親自策劃《漫步太陽系》等大型特展,引導社會大眾和各級學生接觸科技新知,培養科學精神。此次科博館和孫維新同時獲獎,可謂實至名歸!更多照片請見 https://drive.google.com/drive/folders/1Vy7TECbdUX7BmRpW2k8zUDFqS9Uk9_br
      
【特派員王清河/台中市報導】    
科博館迎母親節展押花特展,即日起至10869()在科博館人類文化廳入口處推出押花特展《美的軌跡給母親》,免費參觀。512()19()上午900及下午200還有各一場次押花DIY教學及作品解說活動。另外響應518博物館日,科博館一般展示場當天免費參觀,歡迎踴躍前來探索自然科學!
展覽採用蕨類當作創作主要素材,盧秀麗老師說蕨類像在說著地球4億年來的歷史,許多沒人參與過的傳奇老故事。作品《小蝸牛與蕨園》用了10種蕨類,盧老師說鍋牛與蕨類螺旋狀的感覺很相似,引發她創作的靈感,將兩種生物結合,未來作品也會出現大量蝸牛。臺灣是賞蕨最佳樂園,這次展覽部分作品採鐵氰酸鹽印相法(又稱藍曬法)-用古典的接觸式轉印技巧,記錄數年來植物園栽培管理的蕨,用鹽穩定的化學性質,控制且可持久保存,屬於蕨的個別剪影藝術。
科博館副館長羅偉哲表示,植物園的植物主要為科博館教育推廣與觀賞用,花藝老師透過辨識植物園蕨類,與科博館長期合作納入創作素材,讓大家有更不一樣欣賞植物的方式。「押花」藝術在一般日常生活中應用相當廣泛,經常製作成精巧的作品,本次展覽則直接利用植物當作「繪畫」的材料,以數幅跟美術相關押花畫作,例如粉彩,酒精顏料等,搭配花材呈現特殊風格的情境。
科博館生物學組科長嚴新富說
:展品的材料,除了押花的花材外,同時運用本館植物園展示的藍地柏、斑化野雞尾、刺柄碗蕨、南洋山蘇花及瓦氏鳳尾蕨等近40種蕨類植物。在眾多蕨類材料中,有很多與生活有關的種類,如南洋山蘇花就是大家所熟悉的食材,其實它在臺灣只分布在東部及恒春地區,但現在已成為大量栽種的原生蔬菜種類;而瓦氏鳳尾蕨則是阿美族最喜歡的野菜之一,刺柄碗蕨是臺東海岸阿美的食材。箭葉鳳尾蕨則是臺灣重要的青草茶原料鳳尾草;而闊葉骨碎補也是臺灣民間用在筋骨上的藥材。
更多資料檔案20190510 母親節押花特展 - Google Drive  
   
【特派員王清河/台中市報導】
你有想過為什麼包含人類在內的一般脊椎動物,雄性的壽命多半都比雌性短嗎?許多理論試著去解釋此一普遍現象,科博館研究員黃文山研究蘭嶼原生種赤背松柏根蛇,透過雌性動物佔據領域並且打敗雄性的例子,發現雌性壽命比雄性低,爭鬥才是造成壽命高低的主要因子之一!本項研究結果也於108 4 25 日刊登於國際著名期刊《科學前緣》 (Science Advances)
(30)日科博館館長孫維新主持研究發表,研究結論提到赤背松柏根發現龜蛋出現時,一隻雌蛇佔據領域會獨享龜蛋,但會遭遇更多打鬥,所以受傷機率高、生存率低,導致壽命低。而沒有龜蛋時,雌蛇沒有領域行為,則雌、雄蛇壽命差不多。也就是說,好鬥者是比較短命的!
赤背松柏根蛇,吃蛋方法相當獨特,牠們利用尖銳的上牙固定蛋,再以鋒利的下頜齒割破蛋殼,直接將頭伸入蛋內吸飲蛋黃而不吃蛋白,既不須張大嘴巴吞蛋,也不須吐出蛋殼,堪稱「開罐式吃法」。雌性永遠是領域佔據者,會猛烈攻擊入侵者且打敗雄性個體,雄蛇一碰到雌蛇立刻逃之夭夭,反而雄蛇顯得溫和。
雌蛇會為了護衛綠蠵龜蛋巢猛烈攻擊雄蛇,且互相攻擊部位集中在尾巴,而雄蛇的生殖器就在尾巴,所以尾巴肌肉較多,雄蛇無法忍受尾巴受傷便會逃跑,然而一窩龜蛋對蛇有極高吸引力,陸續都有其他蛇想進入蛋巢,所以一隻佔領域的雌蛇卻要跟更多蛇打架,造成雌蛇身體部位受傷個體機率比雄蛇大
(:27%;雄14%),而且傷口很容易被真菌或其他病菌入侵而導致雌蛇壽命比同一族群雄蛇低很多(:2-3歲;雄6-7)。而沒有龜蛋巢的族群(雌蛇沒有領域行為),雌雄蛇壽命差異不顯著(:2-2.8歲;雄2.4-3.2歲;實驗室飼養雌雄蛇皆為5-6)
那麼為何雌蛇採取如此攻擊策略導致受傷多、壽命低?原來保護領域可以吃更多的蛋,成長更快速,這些食物資源對雌蛇的生殖非常重要,要生得多,能量一定要充足方可,因此牠們的幼體數量比沒有龜蛋食物的另一族群多很多,而且族群數量比較大。

黃文山最後提到,好爭者其實只是我們表面上看到的現象,其主要的內涵是為了雌性個體能吃更多食物以獲得更多的能量,生更多的子代,延續族群生命,所以才稱為大爭。還打趣說,當面對一位很生氣的雌性時,雄性還是最好逃之夭夭!
發表照
https://drive.google.com/open?id=1_mJsRY048UnqTL972NI2wBut8Rt01qsQ
      
【特派員王清河/台中市報導】
科普學習應當有愛無礙!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每年針對身心不便者辦理一次戶外探索學習,本(4)28日與財團法人罕見疾病基金會帶領罕見疾病者到鳳凰谷鳥園生態園區探索植物與鳥類生態、參與動手做紙飛鳥等課程寓教於樂。科博館自然學友之家也因應身心不便者學習自然科學的需求,結合複氏顯微鏡、解剖顯微鏡及各式標本等教具開發出各式教案,若各團體或身心不便者個人想要體驗「客製化」的科普學習,歡迎撥打04-23226940分機545洽王先生。
科博館王文澤先生表示,科博館帶領身心不便者走出戶外科普學遊已經超過四年,除了協助身心不便者到科博館本館直接學習,每年也都規劃一次戶外科普學遊,過去曾去海邊探索,考量參與者的狀況,在出團前所有工作人員都必須要有充分的教育訓練,了解服務對象身心不便之處,才能讓大家充分參與、安心學習。今年帶領身心不便學童走出教室,實地走訪鳳凰谷鳥園,藉由當地的好空氣、豐富的生態資源讓學員親身體驗探索鳥類及植物生態,再透過生動活潑的活動與講解,增加參與者不同的生活與學習經驗,而且不向參與者收取任何費用。執行團隊成員洪和田先生說,這個活動非常有意義。每次的規劃都讓他絲毫不感到辛苦,希望能讓每一個人都能有機會學習科普。
28日活動從植物解說課程到鳥類探索都是經過科博館縝密規劃,參與者也都給予正面回饋。參與者宋女士表示,她的孩子是威廉斯氏症,手部與認知上的發展不如一般人,因為全家人都喜歡大自然,因此特別喜歡這次科博館的安排,讓孩子直接親近大自然學習,印象最深刻的活動是臺大實驗林楊智凱老師幽默風趣的講解植物生態探索課程,不只是孩子有所成長,她自己也獲益良多。另一參與者古先生的孩子是軟骨發育不全症,他提到孩子因骨骼異常而導致生長矮小,偶爾會遇到被年紀更小的孩子嘲笑,但他發現孩子對科學特別有興趣,因此會透過與孩子一起參與科學活動,讓孩子找到自己的一片天,未來會讓孩子繼續到科博館探索。

科博館善用各種方式向身心不便者推廣科普教育,科博館童育萩小姐提到,多元感官的探索是身心不便者教育學習歷程很重要的一環,學習不只是單一面向或方式,像標本可以透過觸覺、更可以透過視覺、嗅覺甚至聽覺,要能針對每一個不同學習者的狀況調整,其實就是先人智慧「因材(才)施教」。罕見疾病基金會專員李紫忻指出,罕見疾病基金會服務罕病種類有
254種,全臺約15000個家庭,這次參與科博館活動的計有8種病類、11個家庭、32位病友與家屬,與科博館合作最大的益處即在科博館能將科學知識很自然的帶入各種情境,讓參與者不只是「軽」旅行,更是滿載而歸的知識之旅。科博館生態教育科科長李繼雅表示,鳳凰谷鳥園一年平均14萬參觀人次,參訪者以親子跟年長者居多,園區對於生態保育不遺餘力,透過棲地保育工作讓鳥園的美好自然生態能永續,希望民眾能踴躍參觀,對於身心不便者,園區也會提供各種協助。
科博館公關黃星達說:「基於科普教育平權,每個人都有學習科學的權利與必要,因此科博館極力將科普教育推向每一個族群,從在學學生、學齡前、樂齡,以及身心不便者,皆有其適合學習科普的方式,科博館不僅有多元面向的教育內容,更有多元面向的教育推廣方式,這次活動即針對罕見疾病基金會的參與者,量身打造適合的學習方式,未來科博館將持續關照各層面的族群,更全面發展科普教育。」
   
【特派員王清河/台中市報導】
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與臺灣仙履蘭協會每年四月合辦仙履蘭巡迴展暨授獎花卉特展,今年有148株仙履蘭參賽,最後由單花類的「魔帝型雜交種」和多花類的「仙履蘭之王與黑馬後裔」獲選為全場總冠軍。展期自426()起至28(),歡迎民眾把握機會前往欣賞這群珍稀美麗的蘭花。
這個季節為多花類型仙履蘭的盛開時期,有許多優秀的植株展出。協會為獎勵不同類型的仙履蘭育種,在單花品系與多花品系各評選出一株總冠軍。科博館生物學組研究員李勇毅表示,今年度所評選出的單花品系總冠軍為為斑葉單花,俗稱魔帝型雜交種。此得獎個體Paph. Shun-Fa Web Logend’,其花朵上萼瓣已達到10公分,超越之前魔帝型的授獎記錄。整朵花呈深酒紅色,而花瓣寬大近乎黑色,為同品種中之極品。
另一多花品系總冠軍為Paph. Wossner Black Wings Haur Jih #139’為台灣所選育出的多花類品系銘花,為兩種多花類原生種Paph. rothschildianum (俗稱仙履蘭之王)Paph. anitum (俗稱黑馬) 的後裔。本授獎花融合了兩親本的優點,散發著Paph. anitum特殊的亮黑色澤與平整的花朵展度,此外亦結合了Paph. rothschildianum花朵橫徑大、花瓣橫向伸展度佳與明亮的色澤等優點。此授獎個體為同批實生苗之間的佼佼者。通常著花4朵即為水準之上,
此個體栽培壯碩,單花梗著
6朵花,甚為壯觀。
                       
分頁: 1/474 第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頁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